最新消息:

盘点被告人受审时着装:有人穿僧袍拿串珠(图)

bet在线体育投注 shuaishuai 浏览 评论编辑:admin

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

 

动物园原副园长受审

play 动物园原副园长受审

招远杀人案张帆拒认罪

play 招远杀人案张帆拒认罪

丁书苗曾为领导洗内裤

play 丁书苗曾为领导洗内裤

丁书苗庭审被轮椅推出

play 丁书苗庭审被轮椅推出

被告人王某庭审时身穿僧袍。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

被告人王某庭审时身穿僧袍。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

 被告人冀中星身着病号服,在朝阳法院受审。新华社发

被告人冀中星身着病号服,在朝阳法院受审。新华社发

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着便装受审。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

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着便装受审。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

“招远命案”开庭,被告人均穿着橘黄色号服。新华社发

“招远命案”开庭,被告人均穿着橘黄色号服。新华社发

  日前,网络大谣“立二拆四”杨秀宇、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均公开受审,直播中,被告人均身着便装出现在庭审中,而前日受审的一名前律所合伙人王某还着僧袍、手拿串珠,被告人受审着装有何要求引发热议。

  昨日,记者采访多家基层法院了解到,目前法律上仅规定被告人“穿着整洁”,因此不同地区法院对被告人穿着规定不同,但为体现司法文明,法院在审理中都会对被告人的情况有所尊重,这一点北京贯彻的较好。新京报记者 刘洋

  穿着1 身穿僧袍 手拿串珠

  8月19日,取保候审的被告人王某刚出现在三中院的法庭,就吸引了众媒体,他剃着光头,穿着灰色上衣和一条藏红色的及地长裙,手拿串珠。“我已出家,今天穿着的是僧袍。”王某称。但这身穿着并未令法官惊讶,他态度如常,让王某坐在被告席,随后即开庭。受审中,王某不时捻着手串。

  此外,丁书苗受审时的穿着也曾引发关注,审判中,丁书苗全程戴着宽沿帽子。据了解,这是因为丁身体有疾,法官允许其无需脱帽。

  穿着2 病号服+病床推进法院

  2013年9月17日,朝阳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冀中星涉嫌犯爆炸罪一案,由于其下肢瘫痪的特殊性,他身着蓝白竖条纹的病号服,被病床推进法院受审。

  而此前的“深航6名高管挪用20亿案”中,已73岁的深航原董事长、法定代表人赵祥也是身穿病号服受审。

  穿着3 在押人员便衣出庭

  李代沫、秦火火、“立二拆四”杨秀宇及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均于近期公开受审,开庭中,虽是在押人员,但他们都未穿看守所的号服。

  2011年5月12日,季羡林旧居失窃案开庭,被告人王如被带到法庭门口时提出抗议,认为身着号服是对自己的侮辱,坚持要脱掉号服。获得法庭准许后,她换上便装受审。

  穿着4 穿看守所号服受审

  在刑事审判中,被告人处于羁押状态的,着号服受审是最常见的状态。昨天上午,“招远命案”开庭,几名被告人无论男女虽身着便装,但都穿着橘黄色的马甲,这是看守所的统一号服。

  ■追问

  对被告人着装有何要求?

  被告人穿着并无禁止性规定

  据介绍,出庭被告人分两种情况,羁押和取保候审。昨日,一位基层法官介绍,对取保候审的被告人穿着并无严格限制,他出席庭审时往往穿日常服装。

  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》第四条规定,诉讼参与人应当‘衣着整洁’。这是总结性的规定,除了法警、法官、书记员应规范着装,对被告并无禁止性规定。”该法官称,实际司法审判中并没遇到过“奇葩”穿着,反映大家对司法审判的严肃性是有共识的。而穿着僧袍等宗教信仰者,允许对方这方面穿着是属于尊重个人信仰。“不会干预个人的着装,只要整洁,不要伤风化就可以。”

  为何仍有在押人员穿号服受审?

  出庭换便装时间不允许

  一朝阳法院法官介绍,秦火火受审时,法院提前跟看守所说,为他带一件便装,以便受审前可以把号服脱下去,这是对被告人的一种尊重。

  记者发现,去年,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在公众开放日活动中表示,最高法已明确要求不允许被告人出庭时“剃光头、穿号服”,以体现司法文明。一名最高法人士称,但一般来说,看守所出于便于管理,才让嫌疑人穿上号服,剃光头是考虑到个人卫生的问题。

  对于穿号服,法院内部人士表示,虽然这些年来并没有正式文件要求不许穿号服,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“未经法院审判,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”,因此这些年来穿号服受审早已出现松动。

  那为何仍有许多穿号服上庭的情况?朝阳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吴小军坦言,“最短的案子十几分钟审完,上庭换便装,回羁押车换回号服,时间不允许,安全也存在隐患。”

  ■案例

  出庭脱号服被告人多次道谢

  2013年12月4日,朝阳法院刑一庭审理了一起被告人要求受审时脱“号服”的案件。

  据刑一庭副庭长吴小军介绍,这是一起受贿案,被告人被指控受贿几十万元。当时,由于旁听的家属较多,被告人穿着号服进入,打开戒具后,他提出脱掉号服受审。

  “法庭准许了,这是对他基本的尊重。”吴小军表示,被告人希望以正常人的姿态面对众多家属。法庭同意了他的请求后,被告人比较感激,庭审中多次说谢谢审判长。

  “通过这种方式,他也反过来尊重法院。”吴小军说,中国羁押率比较高,在西方保外的多,而取保候审都会穿自己衣服上庭。

(原标题:被告人受审应该穿什么?)
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

   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  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    网友最新评论